Conformity and Originality 手,眼和心

最近甚为闲暇,于是可以有时间阅读,大脑可以思考一些问题。

在俩个小孩的教育过程中,逐渐发现以下的约定俗成:

1. 手,眼和心

眼睛里面看到的,就会用手去触摸。see and touch.   在这个过程中,就产生了下一个动作,模仿,imitate。模仿似乎是一种天性。这个过程极为重要,因为培养了观察力,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MIT 的校训是Mens et Manus (in Latin),Mind and Hand. 我加一个,See, Mind, and Hand. 小孩的教育成长过程中,这三点必须做好(学校的选择和家庭的引导)。

2. Conformity and Originality

小孩爱玩是一种天性。在玩的过程中,大人开始施加约束力。这个约束力的前提,是大人的经验和潜意识。

比如,我在约束的时候,只放最宽的那一条,就是safety.  这样放宽之后,小孩想怎么玩怎么玩,想玩多久玩多久,直到累了没兴趣了。家长在旁边,可以适当指导。

但妈妈不同,妈妈说,不许玩沙沙,不许挖土,不许踩水,因为会弄脏衣服洗半天。这样的restriction愈加愈多之后,玩就变得乏味。小孩自然而然的就习惯不这样玩了。

这就是conformity.  Conformity是很微妙的东西,因为as a human being, you need to conform to physical laws, societal laws, and family laws.  当这些conformity enforcers一层层叠到一个自由人身上后(这里指小孩),自由就越来越少,但conformity的最大问题,是对originality的破坏。

这是常规教育里面最大的弊病。因为这个当绝大多数人都conform了之后,社会才会出现虚浮的稳定性,既得利益者(the ones in Power) 才能继续享受privilege.

你想想,你从小被灌输读书是为了找份好的工作,你的目标在你毕业的时候达到了,你就满足了,满足了之后,你成了这个大机器上的一颗配件。而机器的所有者,正拿着fresh tropic fruit crush在马尔代夫的海滩上享受sun bath 呢。

所以,在小孩的教育的过程中,要尽量的break the conformity barriers,当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去explore and try and learn from their mistakes,他们才能成为更有originality的人。

3. Power and Struggle

小孩的天性是不愿意conform的,那约束力怎么执行呢?

吼叫吧,打骂吧,指责吧。。。

这是人性的劣根,因为动物世界里面,弱肉强食。所以无论怎样的教育和文明进步,人总是会不自觉的用power来解决conflict.

后果,是小孩的struggle.

在小时候,会是大哭一场。

长大了,叛逆期的时候会是ignore,会是隐瞒和欺骗,甚至掳起袖子来干一架。。。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成语里面说,

循循善诱。至关重要。

4. 言传身教

这个和第一节里面的see and learn关联,也是对家长自身素质提高的要求。

5. Discover

这和第二节里面的放宽约束一致,唯有explore, the discover will follow.

(待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手釀—無蝶與梭羅 (劉峯松)

植物學家告訴我們,世界上不會有兩片完全相同的
葉子,無蝶是無蝶,梭羅是梭羅;橋歸橋,路歸路,都
有各自的人生機運,彼此根本風馬牛不相干。不過松葉
與松葉之間雖有小異,卻沒有人會把松葉誤為楓葉;聖
人與聖人之間容有不同,也沒有人會把聖人與俗人相
混。在筆者來,無蝶與梭羅是同類型的人,他們的世界
是同一個世界,不會與其他的類型、其他的世界相混。
無蝶與梭羅何其神似,他們世界何其巧合,現在筆
者要快速地把它勾勒出來。
關於他們對住家環境的描述:
無蝶…「除了沒有櫻花,無蝶庵幾乎什麼花都有,
一年四季輪流開著不同的花,從球根的鬱金香、水仙、
菖莆到牡丹、紫陽花都有。至於灌木的山茶花則沿著南
面的竹籬笆種植:千兩、更紗滿天星、杓藥、楠石、連
翹、杜鵑、大麗花則與梅樹分立於庭內。另外,還有柚子樹、柑橘、夏樁樹、松樹、伽儸等等。」
梭羅…「我的小木屋位於山側,離湖邊只有咫尺之
遙,四周環繞著蒼松翠柏,景觀煞是動人。我在屋前的
那片空地滿植了各式果樹和觀賞類植物,從櫻桃、草
莓、藍莓,到常青樹一應俱全;到了秋高氣爽之時,滿
地都是掉落的果實。」(兩人都生活在樹木蒼鬱、花草遍佈的伊甸園)

關於他們強調生活簡單、自給自足的重要:
無蝶…「一生奉行左翼思想的外子,認為人最理想
的生活方式,是打破生產、運通和消費絕對分離的界
線,用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運作,讓人的創作力在自
然環境中解放出來。」
梭羅…「許多人信仰宗教是為了要達到天人合一的
境界,但若不能生活得簡單而有尊嚴,甚至甘心做物質
生活的奴隸,那奢談心靈改造豈非緣木求魚?」「如果
真能領悟到『生活簡單就是美』,那就不枉此生了。」
(採行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生活簡單才得以
進行心靈改造,也才會有如泉湧般的創作力)
關於他們鄙視「美食」、主張粗食主義:
無蝶…「號稱『美食』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對健康
有益的。」「無蝶所強調的是保持原汁原味的新鮮青
菜、芋頭、地瓜、豆腐、鮮魚或盡量不濫用抗生素刺激
成長的養豬等,經過自家調理烹飪的天然未加工的食
物。」「過著半自給自足生活的無蝶夫婦,雖然無法什
麼樣樣自己生產,但堅持不吃添加食品是我們的原
則。」
梭羅…「我發覺這個小鎮的農作物越來越沒有特
色,幾乎每件產品都是經過加工的,因為人們迷信於所
謂的『精緻食物』。」「我也不想當苦行憎,只是覺得
來頓『滿漢全席』的結果,可能便宜了胃裡的寄生蟲,因為我們根本消化不了。」「不過根據我在這兩年多的
經驗,要保住一定的元氣與體力並不需要大吃大喝,重
點是要吃得簡單,但又能吃出營養,而不是吃出問
題。」

關於他們對「逃避文明」的說法:
無蝶…「四周的環境,除了南邊的大片森林,就是
市役所的停車場,不與人為鄰的遺世獨立環境,讓居於
其中的人自然有一種『孤高』。棄世、遁世的外子,現
在想追求的正是遺世的孤高吧!」「無蝶流的自給自足
生活,對某些過慣都市生活的人,也許是一椿不可思議
的天方夜譚,但這樣的生活在五、六十年前的台灣及日
本都曾普遍地實行著。回想起來,我們生活環境實在變
化太快了!」
梭羅…「我在位於麻省康克德市的華登湖湖畔,替
自己蓋了一間小木屋,左鄰右舍都遠在幾哩之遙,三餐
都得用最原始的方式解決。在那裏整整隱居了兩年兩個
月後才『還俗』,重投文明的懷抱。」「不過我們所看
見的只是一個新科的『文明奴隸』,因為他無限上綱的
放縱一已的物慾,到最後當然是越陷越深啦。」「生活
簡單看似簡單,但文明的惡果卻是無所不在的,因為人
人都在競爭奢華。」
(棄世、遁世,其實就是拒絕現代文明,寧可把時間
停格在過去)

關於勞動的提倡及意外的發現:
無蝶――「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家三口(還有一隻
拉不拉多犬SAKURA)的新生活運動,在豪宅裡開始了不可
思議的『勞動改造』。去年夏天,光是庭院裡的拔草運
動,就發動了五、六次,兩個人曬得黑皮又黑皮!外子
常說:『拔草是一種哲學,看似無意義的勞動,但人因為身體的勞動,能夠得到創作的靈感及自信。』」「拔
草除了會發現各種無蝶庵的居民,以手指碰泥土及露水
時,人會有一種『接近上帝』的喜悅。一旦拔太久了,
站起來伸個懶腰時,總是會對眼前的庭園有些新發現,
不是看見宛若蘭花的小野花盛開,就是看到含苞芍藥正
要綻開的嬌羞模樣。」
梭羅――「湖濱小屋的旁邊還有十餘畝良田,只長
了一些松樹和核桃樹,實在太可惜了。反正閒著也是閒
著,我開始在上面種植一些菜豆、馬鈴薯、玉米,以及
蘿蔔之類的農作物。」「日出而作雖然辛苦了一點,然
而捱到烈日當空之時就更不好受,腳底都快脫一層皮
了。」「可不是嗎?每天在林間幹活時,往遠處可眺望
四邊的美景,近處則可觀賞松樹與核桃樹的成長與茁
壯。由於時值冬春交替之際,湖水的薄冰尚未融去,象
徵著寒冬的威力無遠弗屆;然而每天收工回家時,在濛
濛大地中的早春氣息卻無所不在,連雲雀與京燕都迫不
及待的飛出來報喜。」
(他們奉勞動為神聖,而一個累了伸個懶腰時,發現
眼前小野花盛開;一個收工回家時,注意到早春的氣息
無所不在)

關於對原住民的研究與關懷:
無蝶――「這座取名『無蝶庵』的豪宅內,除了住
著兩個人及一隻狗,還收藏著超過一萬冊的台灣史
料。」「曾深入原住民部落進行田野調查的無蝶認為,
重新恢復原住民舊有的精神世界及倫理觀,不但有助於
恢復原住民的自信,同時也足以戳破日本至今還在製造
『愛國心』神話。」「接下來的計畫還要寫第三卷、第
四卷原住民研究,說不定還會有第五及第六卷的出
版。」「至今仍堅持反體制’
反天皇的研究態度的無蝶常說:『我想我上輩子大概是
在霧社事件中蜂起的莫那魯道吧!』
梭羅――「把日記從為書籍和演說做記錄的小冊子
擴充為獨立的文學作品,增加閱讀自然史和有關美洲印
第安人的書籍,一八四八至一八六一年間,從有關印第
安人的書籍中記下了近千頁的筆記和引語。在房屋的閣
樓小間裡,收藏了幾百件植物樣本以及幾百個箭頭和其
他印地安人製作的工藝品。」(見同書梭羅年表1850年33
歲)「病逝前最能聽得清楚的話是『麋鹿』和『印地安
人』(見同書梭羅年表1862年45歲)
(他們喜愛閱讀,又不約而同投入原住民的關懷與研
究,其人道精神如出一源,令人動容)

以上是從「無蝶的世界」與「湖濱散記」中略加對
照後找出的相同點,筆者一方面引用其中文字,原汁原
味呈現出來;一放面稍加歸納詮釋,以便於理解。從同一類型、活在同一世界的觀點來看,無蝶就是梭囉,梭
羅就是無蝶;雖然相隔一六○年,一為白種的美國人,
一為黃種的日本人,卻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人間寶貝。當
然同中有異,也可一一分辨,包括:他們隱居時年齡不
同、隱居時間長短不同、作品自撰或他撰不同、隱居地
點不同、房屋不同、婚姻狀況不同、養狗與否不同、饅
頭麵包有無發酵不同、職業不同……,但這些都已無關
宏旨。
現在文明的惡勢力像與日俱增的黑雲,早已籠罩全
球好幾個世紀了,看起來世界已經永遠沒有放晴的可
能;大勢所趨,任何人想要抗拒,似乎都無能為力。不
過無蝶與梭羅卻像兩顆晶亮的小珠子,在不同的時空中
互相輝映;即黑雲密佈的烏鴉鴉球體中,先後閃爍著兩
道小白光,應該還可以有指引的作用。人類因它的出現
與存在,就必然可以懷抱著無窮無限的希望。感謝無蝶
與梭羅給我們的啟示,筆者不禁要為之號啕起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ONY

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hinaman’s Chance

Not_a_Chinaman's_Chance_by_Charles_M_Russell_1894.jpeg (700×515)

Francis Bret Harte. 1839–1902
200. Plain Language from Truthful James
Table Mountain, 1870
WHICH I wish to remark,
  And my language is plain,
That for ways that are dark
  And for tricks that are vain,
The heathen Chinee is peculiar,          5
   Which the same I would rise to explain.
Ah Sin was his name;
  And I shall not deny,
In regard to the same,
  What that name might imply;   10
But his smile it was pensive and childlike,
  As I frequent remarked to Bill Nye.
It was August the third,
  And quite soft was the skies;
Which it might be inferred   15
  That Ah Sin was likewise;
Yet he played it that day upon William
  And me in a way I despise.
Which we had a small game,
  And Ah Sin took a hand:   20
It was Euchre. The same
  He did not understand;
But he smiled as he sat by the table,
  With the smile that was childlike and bland.
Yet the cards they were stocked   25
  In a way that I grieve,
And my feelings were shocked
  At the state of Nye’s sleeve,
Which was stuffed full of aces and bowers,
  And the same with intent to deceive.   30
But the hands that were played
  By that heathen Chinee,
And the points that he made,
  Were quite frightful to see,—
Till at last he put down a right bower,   35
  Which the same Nye had dealt unto me.
Then I looked up at Nye,
  And he gazed upon me;
And he rose with a sigh,
  And said, “Can this be?   40
We are ruined by Chinese cheap labor,—”
  And he went for that heathen Chinee.
In the scene that ensued
  I did not take a hand,
But the floor it was strewed   45
  Like the leaves on the strand
With the cards that Ah Sin had been hiding,
  In the game “he did not understand.”
In his sleeves, which were long,
  He had twenty-four jacks,—   50
Which was coming it strong,
  Yet I state but the facts;
And we found on his nails, which were taper,
  What is frequent in tapers,—that ‘s wax.
Which is why I remark,   55
  And my language is plain,
That for ways that are dark
  And for tricks that are vain,
The heathen Chinee is peculiar,—
  Which the same I am free to maintain.   6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治学方法

讲做学问的道理是极为简单的事。并非做学问简单,而是讲道理简单。几千年前的书里就有不少讲这些道理的话。《论语》中说“学而不思则罔, 思而不学则殆。”做学生最重要的是“思”——批判式地思考, 否周就迷“罔”了, 迷失方向, 对全局认识不清, 学了一大堆东西整不出条理来。如果“思而不学”关起门来做学问,不去了解具体情况和具体问题;搞物理的只做理论, 不做实验, 不着实验结果;搞天文的只坐在屋子里, 说宇宙是怎样起源的;那就“殆”,必然走入死胡同。说到宇宙论, 研究天文学主要是观察星系的分布及运行, 因为这是看得见的。我们要把这些现象加以分析, 而不是单纯从理论出发。宇宙论和天体物理是不同的两种学科。天体物理研究的是一个一个星系的结构、分布、运行, 有如实验室的工作,是能够把许许多多实验观摩结果间提出的理论进行对照的, 宇宙只有一个,可以与有关的各种理论进行比较。而说到宇宙的起源如何如何就很难(或无法)讨论, 搞宇宙论的人往往有“思而不学”的毛病。他坐在屋里想, 想出一个很整齐的宇宙数学模型, 但并没有去观测宇宙。另一个搞宇宙论的又另外想出了一个数学模型, 于是就引起许多争论。这种讨论就犯“思而不学”的毛病。思而不学, 闭门造车,最后就要走到死胡同去。理论脱离实际的现象,在做高深的理论研究时是经常发生的。有人做了很久的研究工作, 结果发现与实际观测不符,这就很可惜了。
中国有一句老话“教学相长”。把知识很快教给年轻一代, 让我们知道什么对,什么不对,这样做会对年轻人有所启发,并激励他们产生新思想。我对中国科学院最大的一个批评是,科学院的研究员中教学的太少。做研究的不免钻入自己专业的一条路里,就把整体现丢掉了。教学, 就要教整体。所以为了教学, 就会对学问整体做一番估价, 也就自然了解自己研究的题目在整体中占什么地位, 就自然会思考自己研究的结果会起什么作用,而这些, 都是做学问时要极为重视的。教学中发现了没有解决的问题, 教师在以后的研究中必须去思考。 我一贯主张教研合一。学、教、研是连在一起的。中国有一句话:“活到老, 学到老”。教师也应不断学习的。
做研究工作有三步:第一,形成一个问题,找到主要的争端、讨论的焦点在哪里,这是最难的一步;第二,解决问题,这是比较容易的;第三,解释你所得结果有什么意义,也就是你做的学问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有了这一步,然后才有下一步,学问才可以继续做下去。如果不是这样,只做题目,象做习题一样,做完交给老师就完了;或者随便选个题目,写篇文章,在杂志上登出来就完了;这对发展科学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做题目之前应仔细思考为什么做这个题目,(自然不是完全清楚的,否则不是研究项目了), 做完之后,还可以根据情况修改所选的题目再做,这样重复往返,结果会更有意义。
我搞应用数学,我们研究运用数学的方法,知道它决不只是一些具体的算法。只会算一点题目,那只是雕虫小技,当然这种雕虫小技也是非会不可的。我们可以统计学为例说明这一点,在统计学中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计算,而是决定收集什么数据,这必须事先计划好。如果收集数据的方式不对,分析计算方法再好也得不出好结论。如果收集数据的方式对头,方法尽管粗一点,得出的结论也是大体正确的。
所以,做学问要注意上述三个阶段:问题的形成,问题的解决,对结论的意义做出解释。这三者应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
我在美国看到许多中国学者,作研究人员的和当研究生的,其中不少的人把解决问题当作研究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对问题为什么提出,对得出的结果有何意义,下一步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很好考虑。有人告诉我说:有一名中国研究生考到了一位有名的教授、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门下,博士预考得了第一名。于是,学生在家里等教授给研究题目,教授在家里等学生提研究题目。三个月过后,学生沉不住气去问导师。教授说,我在等你自己提出题目呀,你对什么有兴趣,你要研究什么?学生膛目不知所答。过了一周,学生提不出课题。教授说:“你去找别的导师吧,我这里的学生都是已经对物理产生了兴趣的人。”由于看法不同,你们也许会觉得这位教授的要求不合理,但美国学者多数认为能提出问题的学生才是真有出息的。
做学间,有无自发性,有无独创见解,这是关键。如果研究生只会做技术性工作的这一部分,而对于为什么提出问题,做出的结果有什么意义没有学到,那就没有学到真正的学问。如果你到了一个地方,一位教授给你一个题目,你做出来了,但不知为什么做,也不知做出来有什么用,结果是替别人做了工作,自己的收获却很有限。
当然,我说的研究工作的三步,是理想情况,美国的研究生也不一定都能圆满地做到这三步。
当你离开学校到了科研单位,就会发现做研究工作的第一步和第三步十分重要。试想,如果大家全都无目的地做学问,科学技术、工业农业能不能发展?
从科学研究到工业生产的发展要布五步:纯粹科学——应用科学——工程设计——工艺发展——工业生产。纯悴科学研究距离生产实用很远,对社会的贡献要着眼于长远效果。不懂得爱因斯坦方程(E=mc2)决不会发展原子能,但有了爱因斯坦方程,又要前进很多步,才谈得上发展原子能。
必须加强做学问的目的性。不能沾沾自喜于自己题目做得很妙,很有意思,而全然不顾这一结果有何意义。无目的地追求科学是很不妥当的,效率也是很低的。
为什么中国学者的治学方法会出现上述情况呢?这与教育制度、考试制度有关。
我自己是很会考试的,我当年考清华大学就考了第一名。考第一名的,不见得将来做学问就一定好。因为我知道怎样能考第一名,只要把题目多练习几次就行了。大学考试不能废除,因为中国大学少,人口多,不考试容易产生容流弊。然而,有人对我指出,考试不改,做学问的方法就不会改。考试是指挥棒,学生要进研究院,就很跟着考试转。我在国内听过一些课,教数学的老师主要是在那儿一步步地推导。为什么向某方向推导,结果有何影响,对这些解释得不够,使学生觉得我只要会算题就行了。我觉得对学生启发式教育的比例应逐步加重,给学生的题目应逐渐泛一点,到于三、四年级,应有人教他们如何真正做学问的道理了。
教育制程的改革是个社会问题,象在我们这样在国外的人不能随便胡乱批评,不过有两点我想提出作为参考。第一是要促进学生的自发性,他们必须有充分的知识,多找资料来读。中国有一个弱点,因为文化大革命时代的隔绝,外面的科学信息传不进来。我提议把外国好的学术著作和教科书大量地系统地译成中文。这个翻译工作中国是应该做的,因为它是有长期影响的。有人告诉我说翻译好了的书迟迟不能出版,出版系统应大力支持这项工作。但愿我的提议是“抛砖引玉”,今后能有更多的人讨论出版政策。搞研究的人不能不知道人家的情况就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我听一位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中国进修人员说,国内研究人员决定研究计划的过渡时间太长,收集材料要六个月,而美国的研究生只要两周时间。这话说得不一定准确,但有它的定性式的意义。
第二是应该鼓励研究生主科之外还有副科。知识面要宽,要有广泛的基础。因为一个人今天研究的工作,十年以后可能就没人研究了。美国有些高能物理所经费裁减,工作大量减少,许多专家可能要改行。如果专业太窄,底子打得不好,科学技术发生革命性改变时,你转变不了,就很危险。如果当年你是专门摘真空管的,半导体已经发明出来了,你还搞真空管干什么?在美国的人听说苏联光是工程类就分为404科,觉得很奇怪,不知中国是不是分这么多科?工程分40 个专业就足够了、知识面太窄,是很大的问题。
中国关于治学,有许多老话,“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实事求是”,“不耻下问”等等,这些都是真理。
我强调教学之必要,因为科学精神的传递比个别科学成栗的传递更为重要。科学在进步。 某一个定理做对了,不一定对科学就有大的贡献,一个人对于科学的贡献往往在于他的思想对当代科学家产生什么影响。

作者简介:林家翘,男,1916年生,美籍华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伊藤忠兵卫 – ITOCHU的实业之路

革新与慈悲~贯穿第一代伊藤忠兵卫一生的写照~ 第一代伊藤忠兵卫年仅15岁即开始其独特的「出走行商」,此后历经幕末至明治初中期的动荡时代,依靠自己独创的经商方式兴力事业,并不断扩大事业规模。回顾伊藤忠兵卫的发展足迹,其在开拓业务时所表现出的革新性、以及其经营理念下流淌着的慈悲精神,可以说是贯穿其一生的写照。

身处近代化日本的开端,第一代伊藤忠兵卫果断实行了各种新的突破。例如在大阪的“红忠”开业之际同时制定店规,力图实现经营的合理化和组织化。

店规以明文方式规定了店员的义务与权利,并明确地记载了“利润三分主义”的内容。导入会议制度、招收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或利用保险制度、不断实行在当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改革,令墨守成规的商界同仁惊讶不已。

像硬币的正反面一样,第一代伊藤忠兵卫在贯彻经营理念的同时,始终恪守佛教的慈悲精神。忠兵卫遵信“买卖即是佛业” 的理念,并令店员贯彻执行。可以说作为近江商人特点的“对卖方有利,对买方有利,对社会有利”的“对三方有利”原则和“买卖骗人不得”的严格商训就是从那 时开始形成的。
忠兵卫对待店员也同样以慈悲之心相待。比起主从关系,他更喜欢像个大家庭一样,或是以共同经营者的身份和员工相处。
比如说每月逢1、6的日子店里都举办由全体员工参加的鸡素烧聚会。每月6次,被称为“一六”活动。在鸡素烧聚会上忠兵卫与店员同席而坐把酒交盏,大家可以不受礼节的约束。

伊藤线店开业时(1893年)的情景

此外,忠兵卫还通过组织店员观看舞台表演和相扑、纳凉泛舟等领先时代的娱乐消遣活动,慰劳店员。忠兵卫的这种姿态无形之中提升了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与凝聚力,也为提高业绩带来了良好的影响。

第一代伊藤忠兵卫的虔诚的信仰心,是当年出走行商下九州之时,受到了在福冈的真宗西本愿寺派的古寺–万行寺住持高僧七里和上的亲授教诲,这成为今后忠兵卫经营理念的基础。

革新和慈悲。看上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要素,但是贯穿着第一代伊藤忠兵卫一生、成为其实现伟绩的原动力。

奔跑在激荡年代最先峰的稀代的国际人材-第二代伊藤忠兵卫 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继承了第一代的事业,通过现代化经营体制的改革,扩大原有经营商品的范围,并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可以说是一位现代的综合商社基础的实业家。而且在恐慌和战乱的年代,他成功领导庞大化的组织度过了难关。

回顾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一生可以发现,他具备了作为企业家、作为一个人取得成功所需的基本资质,即“合理主义精神”与“果断的决策能力”。

有一个讲述第二代伊藤忠兵卫“合理主义”的有趣故事。那是他年仅17岁时袭承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名号,进入伊藤总店 后不久的事。就是为拜访大阪市内的各大客户,忠兵卫向经理提出了以自行车代步的建议。当时是明治30年,(1897年)自行车还尚未普及,店内也没有一个 人会骑车。忠兵卫亲自担任“教官”对店员进行“自行车培训”。结果据说,每天拜访的客户数目大幅增加。

另外,为了使店铺的组织结构能更现代化,忠兵卫多次对店规进行了修改,当时罕见地雇佣了多位学校毕业生作为员工也是 他「合理主义精神」的表现。并且,跳过外国商馆中介进行直接交易,并开始涉足机械、钢铁等非纺织产品行业。他的这种“合理主义精神”除了自身的天赋还由于 加上他留学英国的磨练。而能将这种“合理主义精神”体现在经营管理上,则是忠兵卫所具备的另一项素质-“果断的决策能力”。

日本最早的钢筋混凝土仓库建成完工 (1913年)
现代设施完备的总店建成完工 (1915年)

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果断决策力,每当直面危机时,都会显出惊人的效果。大正 9年(1920年)的金融恐慌致使公司陷入经营困境之际,忠兵卫以“该弯则屈,才能该伸则展”的哲学,果敢的进行了大胆的事业规模缩小,经营改革,度过了 这个前所未有的难关。当时新组建的经营管理层,包括忠兵卫在内平均年龄仅35岁,俨然现代风险企业的经营体制。

二战开始后国家的统制变得严格,使得忠兵卫自由主义、国际化的经营理念难以充分发挥,他也逐渐远离经营第一线。但依 然在业界作为领袖人物,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经他一手培育的组织体系,也坚实的扎根,成长,发展成为今日的伊藤忠商事。“人可造就组织,而组织又可培育 人”,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经营哲学以及他的精神仍旧在现在的伊藤忠商事,以及其他曾经接受过忠兵卫教诲的众多经营者之中流传。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走开

米总在我们的生活里的时间长的觉得是一辈子的事情了,今天去三藩旁边山上去送她去,我基本上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
回到家里,听见隔壁的狗叫,走到洗衣房里,吃饭时数着嘴巴里吐出来的排骨头,洗碗时倒掉剩下的饭,才知道,米总走了。我不知道这次我会想她多久。。。
我心里总希望她的新主人让她每天能更happY,我也想她知道我们爱她胜过一切!
爱你米总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