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5

Green Day

Hey, look at my left, our guitar, Mr. Jason White.and here my right, …the bass,  Mike… Mr…….Mike Dirnt…and the fucking handsome dude sitting behind drums, Tre… Tre Cool! And who the fucking I am?….….I am George W. Bush!!!No, my name 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莲蓉月饼,清炒鹅肠

这周又在IL的工厂里度过了,中试并不顺利;因为data acquisition 系统一直出现问题,怎么调试也总是有新的小问题出现,所以使得进度很慢。Anyway… 周四中午吃了walleye combo,直到晚上还饱的要命,所以就和Rick决定去了一间Chinese buffet.  其实这间店我们上周来的时候也去过,实话实说,口味和tasty一般;快进店门之前,我跟Rick开了一个玩笑,我说不知道店里面的老板老板娘还记得我吗?如果记得,那就能说明这个小镇里面的中国人是多么的少。   一进店,老板娘就笑着跟我说,“怎么还没走,工程还没结束?”听到这个,我就笑了出来,呵呵,不出所料。因为我们到的时候大概是晚上8点了,店里的人已经很少了。所以老板娘整个几乎一直在和我说话。她说她有两个孩子,一个17,一个15,两个小孩正在想着进大学该学什么专业。她甚至记得我是江苏人,只是记成了苏州,呵呵。我觉得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有一种从心里传出来的开心,也感染着我,于是交谈也很是愉快。只是可怜了Rick,他呆坐在我对面,吃了一个小时就一直在听中文。   说了一会之后,老板娘给自己去做了一杯奶昔,还给我拿过来两个月饼,莲蓉月饼;说是中秋节快到了,所以我也应该尝尝。我当时只是觉得一股温暖,从接过的那两个月饼传过来。我想到在异乡的人们,终于是一种什么感受。她甚至还问我过年的时候在不在这儿,那样就可以一起过新年了。(她觉得我一个人在IN上学,一定会很孤独;她至少还有家人孩子)   我们快吃完的时候,他们俩开始吃晚饭了。老板娘给我端来一小盘小炒,说是青椒炒鹅肠。老板很得意地说,你在Chicago Chinatown 也买不到,这些是三番市的唐人街给发过来的。我想想,确实,这也是我在美国这么长时间里面第一次吃炒鹅肠了。口味略微咸了一点,但也确实鲜美。   我也愿意多一些时间陪他们说话,听他们讲述,可是一顿晚饭就是那么长。   Small town in the Midwest,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Chinese couple in a restaurant, and near mid-autumn, speak in Chinese, wit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百分之百的女孩

                                                                       村上春树                                                                                    (林少华 译)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后街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     不讳地说,女孩算不得怎么漂亮,并无吸引人之处,衣着也不出众,脑后的头发执着地带有睡觉挤压的痕迹。年龄也已不小了—应该快有30了。严格地说来,恐怕很难称之为女孩。然而,相距50米开外我便一眼看出:对于我来说,她是个百分之百的女孩。从看见她身姿的那一瞬间,我的胸口便如发生地鸣一般的震颤,口中如沙漠干得沙沙作响。     或许你也有你的理想女孩。例如喜欢足颈细弱的女孩,毕竟眼睛大的女孩,十指绝对好看的女孩,或不明所以地迷上慢慢花时间进食的女孩。我当然有自己的偏爱。在饭店时就曾看邻桌一个女孩的鼻形看得发呆。     但要明确勾勒百分之百的女孩形象,任何人都无法做到。我就绝对想不起她长有怎样的鼻子。甚至是否有鼻子都已记不真切,现在我所能记的,只有她并非十分漂亮这一点。事情也真是不可思议。     “昨天在路上同一个百分之百的女孩擦肩而过。”我对一个人说。     “唔,”他应道,“人可漂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