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朱敏硅谷创业成功的七个理论 zz

第一,“去爪理论”:朱敏对MBA商学院是有点意见的。他认为,创业家就像一只迅练的老虎,“老虎有爪,进MBA就会被磨掉,变成猫了。”他认为创意有两种,一种是分析出来的(analytical),或许靠MBA的训练可以人工制造;另一种是直觉式的(instinct),这部份是MBA所训练不出来的,而朱敏认为,最大的创业成就,往往来自直觉式的创意而不是分析出来的创意,念太多MBA会对你的创意直觉造成永久损害。 第二,“反骨理论”:谁比较容易创业成功呢?朱敏认为,有些人天生偏偏不喜欢跟着rule走,不喜欢“当趋势的跟屁虫”(follow the trend),反而喜欢“反抗趋势”(against the trend)。朱敏举例,世上大多数人对“三角形加起来是一百八十度”深信不疑,但偏偏就有人想去证明三个角不一定是180度,据朱敏说,真有一个法国人证实它可以大于180度,一位俄国人证实它可以小于180度,创业家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第三,“坚持理论”:朱敏认为,MBA只能训练出中规中矩的商业主管,如果把世上所有人以“金字塔”的A、B、C三层来分类,MBA训练的人在“B层”,朱敏认为在最上面的“A层”的个性与“B层”不同,反而和最下面的“C层”比较相近,都是不太爱念书、不太接受正统训练。但是什么让C层的个性可以变成A层的人呢?朱敏认为,就是“坚持”(persistence)二字。由于坚持,就会多了运气,就会“Be there”,也终究会带来好处,境遇自然就和最下面的人有所不同。他引用名言,穷人最缺的不是钱,而是野心(ambition),他也将网路创业形容成一间学校,“只要不自己申请退学(drop out),就会有希望毕业。” 第四,“雪球理论”:朱敏形容创业的过程,感觉就像“滚雪球爬山”,一开始是上坡,滚得很辛苦,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开始下山时,就,哇!愈滚愈大,愈滚愈轻松,咕噜咕噜滚下来。表面上看起来是创业家自己在滚,其实这时候别人也会加入帮你一起滚,创业家不必使力,雪球会自然愈滚愈大,重要的是,创业家可不可以撑到山顶的那一天? 第五,“事业人生理论”:朱敏说:“聪明人都会去思考,为什么要活在这世界上?”难道,就只为了住大房子,天天打高尔夫?他提到他的早期创办伙伴、印度人 Subra,已经靠Webex赚了不少钱,但每次家里有朋友来,他仍然只聊Webex,不聊他生活的大房子和高尔夫。对朱敏而言,网路不只是事业,网路根本就是人生。创业前要先问自己:“What do you believe?” 第六,“痛苦乞丐理论”:创业不是投机,它是要拿出几十年的光阴去拚搏的!朱敏提出,创业其实就是当一个“全职的乞丐”(Full-time Beggar),在网路界,更有许多人对新点子感到怀疑,因为人人都已经习惯了几十年的东西,无法接受新知,这个“全职乞丐”做得特别辛苦。朱敏说,人生不但要enjoy快乐,也要enjoy痛苦,不然就不完整,他以自身为例,到美国二十年,从来没有给自己放假(vacation),他说,“年轻时已在农村度过七年假期了。够了。” 第七,“多赢理论”:当初Webex刚创立时,朱敏首创从中国大陆引进三十位名校毕业工程师到美国工作,当时是1996年,现在,这些工程师个个都变成了百万富翁,而且很多人都还继续在Webex工作。许多创业家都和我提过这种“让身边的人全变富翁”的感觉,简直远比自己成功还爽!尤其是当初质疑你的那些人,现在全都谢谢你,还叫他的孩子孙子通通谢谢你。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zz 农民企业家

斯坦福MBA:从中国农民到32亿美元卖掉公司的企业家   他曾经做了10年地地道道的农民,却在有了妻子和孩子之后,考上了浙江农业大学,又在很多人看来“已经老了”的36岁进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进修工商管理硕士。1990年,朱敏创办了FutureLabs软件公司,随后在1996年以1300万美元的价格顺利出售,1996年再次创办了专注视频产品的软件公司WebEx,并在前不久卖给了思科,而这次的价格是32亿美元。   对于自己的成功,他认为“一半是努力,一半是运气,在大事情上的成功,还要靠天赋”。早在出国之前,朱敏已经有了多次创业的经历:集合村里的老乡集资建房,最后却因为五年后的福利分房而宣告失败;为了能交换到甘肃一带的铜矿资源,他与朋友多次试探,最后承包了舟山渔场的鱼与之交换,并且品尝了成功的喜悦。   在他看来,电信增值服务和软件服务是将来软件行业的发展重点,也是各大企业下一步的竞争焦点,“2002年以前,微软是思科最大的合作伙伴,在 2002年之后,微软成为思科最大的竞争对手。”他比喻说,如果微软是个开旅馆的,思科就是下面烧锅炉的,它只负责一些底层的路由器、交换机等产品,至于如何跟客户打交道全是微软在做,但现在互联网作为软件发展的重要手段,软件与通信的融合成为必然趋势。     朱敏:像嫁女儿一样卖企业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你要趁她漂亮的时候把她嫁出去,等她人老珠黄就找不到好人家了。”投资银行家罗伯特·库恩博士的言论把“卖掉公司”这一沉重的话题变得“毫无疑问”。   库恩的比喻虽然贴切,但根深蒂固的商业观念却不可能如此轻松地被颠覆。譬如鲁冠球最喜欢别人叫他“常青树”,刘永好说自己的目标是百年老店,苏宁董事长张近东说让苏宁百岁是他的愿望,就连不久前把家世界全盘卖出的杜厦,之前还作过基业长青的演讲。在大多数本土企业家看来,百年坚守才是常态。   而赛伯乐(中国)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敏则刚好相反。   朱敏在乎的不是网讯(WebEx)姓不姓朱,赚不赚钱,能活多少年,他在乎的是“网讯这个词在美国变成了一个动词,大家一说到网络会议就会说Let’s WebEx”,以及“网讯打败了微软的Netmeeting和Placeware,市场占有率达到了64%”。   正如库恩的比喻,朱敏切实执行了“企业价值”这一理论。2007年3月15日,网讯以32亿美元现金的高价卖给了思科     和香蕉联系在一起的早年美国生活   一直到30岁,朱敏才猛然发现了生命的价值。当时,返城知青朱敏刚分到一个建筑工地做工。有一天,朱敏正骑在20米高的架子上做电焊活,忽然听到底下有人大喊,“朱敏,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朱敏说自己“以前不要命的,反正是在社会最底层”,听到这个消息,“赶紧抓牢一点,心想,我可千万别掉下去。”   拖拉机设计与制造,大学四年,朱敏学的就是这个。朱敏是浙江宁波人,宁波当时有两个大厂——动力机厂和拖拉机厂,拖拉机厂就在朱敏家对面。朱敏多年的理想就是,在拖拉机厂里当个技术人员。   朱敏没想到的是,等到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包产到户了,拖拉机没人买了,伟大的拖拉机厂关门了。   那是1981年,新四大件蔚为风行,朱敏于是被分配到了冰箱厂。也是1981年,IBM推出了全球第一台个人电脑PC5150。   那时的朱敏,恐怕连电脑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可几年后,公派到斯坦福大学留学的朱敏居然帮IBM编程去了。   朱敏出国第二年,14岁的儿子朱磊考上了清华大学少年班,在父亲的劝说下,朱磊跟全家人一起搬到了美国。一年后,朱磊考入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19岁时便从该校毕业,并取得硕士学位。   在朱磊的记忆中,早年的美国生活是跟香蕉联系在一起的。“刚去的时候,父亲打工,母亲给别人当保姆,我自己假期也打过短工,生活还是很苦,不过我们在国内的时候就很苦,所以也不觉得,至少当时美国的香蕉很便宜,一斤才0.2美元,我们吃了好多香蕉,吃得后来十几年都不想再吃了。”   对于下乡插队当了7年知青的朱敏来说,这点儿苦更是微不足道。当年,为了给水稻施肥,朱敏从早到晚跪在田里,把粪堆弄散,为了省1块钱,朱敏不惜跟牲口同坐一辆车回家。他说:“旁边,我的一些同学骑着自行车去上班,而我却被告知,我一辈子都只能呆在这个村子里了,那才叫苦。”    就喜欢跟老美呆在一起   一到美国,朱敏就走了一条跟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截然不同的道路。   大多数中国留学生都住在学校,朱敏刚来就住在校外,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喜欢扎堆,朱敏刚来就喜欢跟老美呆在一起。   他找了个管理公寓的活,房东有16套公寓,免费给朱敏他们住一套,剩下的,朱敏负责帮他管理。收房租了,朱敏跟房客们喝喝酒聊聊天,房客吵架了,朱敏操着宁波风味的英语挡在中间做调解人,有时候,朱敏也接一些小时工的活,帮别人扫扫地、洗洗马桶。   周末,如果不锻炼,朱敏就会去帮人种园子,他觉得干这活要比去中国饭店刷盘子好得多,一来也算是户外运动,二来还能跟老美交流,“一边干活一边吹牛,又学习了英语,又积累了很多本地文化的知识”。   有个暑假,朱敏在学校看到一张IBM招募程序员的广告,朱敏在斯坦福学的是工程经济系统,对电脑知之甚少,晃了一个夏天,他愣是没敢去。暑假完了,广告还在,朱敏硬着头皮去敲教授的门,教授看着这个全A的学生说,“我就在等你啊,你怎么不早点来?”当即任命他为项目组长。在IBM,朱敏有问题也不敢问别人,只敢向自己的儿子求助。朱敏后来编程上的功夫便得益于这段经历,WebEx(网讯)的前身网络软件会议的程序有一大半是他自己写的。     总是这样开头的硅谷神话   1991年,在自己家的车库里,朱敏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创业。硅谷的神话总是这样开头的。    在硅谷中工作的科技人员   在车库捣鼓Future Labs(未来实验室公司)之前,朱敏已经在好几家美国企业做过工程师。   如果非要较真,这还不算是朱敏的第一次创业。   插队的时候,朱敏就经营过一家社队企业,生产各种零部件。那时候流行缝纫机,朱敏他们就跑去上海揽活,做点螺丝钉之类的配件。“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去上海出个差,还得去县里开证明,偌大一个上海,只有一家旅馆。”   活倒是揽到了,可朱敏他们既不懂技术,又没有材料,怎么办?   机缘巧合。朱敏听说,在上海,有些技术工人因为个人问题被缝纫机厂开除了,他就跑到上海去找,说服他们来给企业做技术指导。   找材料的故事更有趣。朱敏说:“当时生产一种零件,要用铜,有人告诉我甘肃有个铜矿,我就赶紧带了几个人去找,矿是找到了,可人家不卖。幸好,那边有很多人是从上海过去的,还可以套套近乎,我就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东西特别想要,他们说特想吃带鱼。我马上让人到舟山去买,用冰冻上带到甘肃。后来,矿上就贴出海报了:今天有带鱼,谁想吃带鱼就来加班。”   就这样,朱敏他们以物易物,用舟山的鱼换来了甘肃的铜。   可如今的Future Labs跟当年那个社队企业可是两码事,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更不是材料,而是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