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leen Lee, Trae Vassallo and Samir Kaul (zt)

艾琳(Aileen Lee)是哈佛商学院的系主任。瓦萨洛(Trae Vassallo)在7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编程,28岁那年她和别人合伙成立了一家无线电邮公司,并以5.5亿美元卖给摩托罗拉。考尔(Samir Kaul)曾经领导进行拟南芥植物基因组的排列,并白手起家地创立了三家生命科学公司,那年他才33岁。

  现在,他们都是风投中的新战士。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他们聪明、渴望成功以及被他们能找到的最大机会深深吸引。这个最大的机会,十年前是软件和通信,两年前是网络,现在却是所有一切绿色环保的事业:可再生燃料、电动汽车、智能电网、清洁煤等。在2007年一年中,风投们就投了22亿美元在美国的绿色科技行业,这个数字是2002年的6倍。

  38岁的艾琳和35岁的瓦萨洛是KPCB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合伙人,该公司将其运营管理的10亿美元中的三分之一专门投给了绿色科技。KPCB的十几名年轻人和合作伙伴紧紧地团结在他们的导师杜尔(L. John Doerr)周围。杜尔今年居科技百强交易商“最佳创业投资人排行榜”(Midas List)前列。杜尔说,阻止全球变暖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商机,同时也是道义所在。

  考尔是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的得力助手。维诺德·科斯拉曾在“最佳创业投资人排行榜”中排第一(现在排第70),4年前,他离开了KPCB,自己创建了一家公司,全力投资那些环保主义者所热爱的事业。到目前为止,科斯拉已经将他15亿美元的资产中的约3亿美元投资于35家绿色环保公司。另外,德丰杰风险投资(DFJ,Draper Fisher Jurvetson)、Nth Power、Technology Partners和Mohr Davidow Ventures都对绿色科技投资很大。德丰杰一共在三个国家的24笔绿色科技投资中投了1.43亿美元。瑞士信贷银行家布赖斯·李(Bryce Lee)今年首次出现在“最佳创业投资人排行榜”中,列第19位,他从尚德太阳能(Suntech Power)和 First Solar的投资中获得高回报。布赖斯和另外一位首次出现在“最佳创业投资人排行榜”中的Adam Grosser(排第91)都是由于对EnerNoc投资的高回报而入围。EnerNoc是一家能远程控制工厂和零售商店的能源消耗的公司。

  有些生态货币像是引人入胜的科幻小说。“一家公司计划将海洋变成能吸收二氧化碳的汤"”红杉资本的Michael goguen如是说。另外,有些则像是赴约迟到似的开始疯狂估值。First Solar对风投来说是非常成功的例子,风投先期进入的早,到现在它的销售额已经翻了40倍。巴特利风险投资公司(Battery Ventures) 的David Dreessen甚至不愿将第二和第三股权投资于和绿色科技相关的交易,因为估值已经膨胀了很多。他公司甚至已经反对向一个叫SB Energy的“dirty”基金投入了4.15亿美元,那个基金将投资那些从岩石或沙子中吸取石油的项目。

  考尔认为在当前的绿色科技的疯狂中存在不少错误。“我们考察了50家太阳能企业” 考尔说,“他们都已经被疯狂估值。太阳能,生物柴油和风能这些概念都尽力发挥出来。人们谈论生物柴油就像谈论棕榈油一样,但是它们是不同的也不是在同一个级别上。我们并没有在以上说的那些项目中投入任何资金。”

  要不是存在泡沫和炒作,替代能源的机会那么大,谁都无法拒绝。今天在美国上市的替代能源和绿色科技企业的总市值已达600多亿美元(尽管其中4家公司就撑起了总数的2/3),Shez Bandukwala在ThinkEquity Partners上说。到2030年,为了满足全球的能源需求,需要投入超过15万亿美元。和这个数字相比,在全球电子工业的投入就显得很小了。杜尔正在培育新一代的风投们以让他们做得最好:找到并培育年轻而有潜力的公司,以期能获得数以十亿美元的回报。

  2001年底的时候,艾琳和杜尔一起飞往图森[美国亚利桑那州南部城市]会晤K.R. Sridhar。Sridhar是亚利桑那大学航空航天系教授,他提出一种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这种电池能为普通家庭提供能量和热量,同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会比现在的普通家庭用户的排放量小一半。艾琳花了六个月在Sridhar小组里研究相关技术熟悉相关背景。她可以闭着眼睛告诉你熔融碳酸盐燃料电池和氢燃料电池的区别。在2002年六月,KPCB公司投资了Sridhar的公司,这家公司现在叫Bloom Energy。现在已经筹集了1.5亿美元。艾琳还为公司带来其他的绿色科技交易,诸如制造微量燃料电池的Lilliputian Systems和制造能在屋顶伸展开的微薄太阳能电池板的Miasolé公司。“艾琳是个上手很快的人。”杜尔说。

  瓦萨洛在2002年加入KPCB时就进入了杜尔的团队中。瓦萨洛可能没有艾琳在业务上的精明,但是,杜尔说,她的强项在于“她能对地质岩层的物理学或者汽车发动机进行理解和建模”。她也将杜尔的原则“业务就是增加合作伙伴的财富”谨记在心。所以,她将过去的几年都花在商务展会上和化学家、工程师进行沟通,花在辗转各个大学的实验室以及飞机来回冰岛和澳大利亚会晤地热和太阳能专家上。

  苏珊·贝蒂(Susan Petty)是瓦萨洛一直保持联系的一个人。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地热工程师,也是MIT极具影响力的地热领域刊物的撰稿人。一年前,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座谈会上,瓦萨洛听完贝蒂在会上的发言后邀请她共进晚餐。“如果你能创立一家公司”,瓦萨洛以KPCB典型的投石问路的方式问道,“那将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你会找谁来组成你的梦之队?”接着,她们一起细数了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及地热涡轮机方面的专家。在那年晚些时候,KPCB和科斯拉投资促成成立了这家公司,名叫Altarock Energy。到目前为止,这家公司已经筹集了4百万美元。瓦萨洛也领导着KPCB在菲斯科(Fisker)汽车公司大约1千万美元的投资。菲斯科汽车公司计划在2009年前生产出售价约为8万美金的由电池供电的豪华跑车。这种电池供电和燃油混合使用的跑车,一次充电后可跑50英里。

  考尔正管理着由科斯拉投资公司启动的35家绿色科技公司。他去年的六个月时间里,一直来回穿梭于硅谷和丹佛(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的一个废物回收站之间,视察一个叫Range Fuels的装置。这种装置一开始试图从污水和废物中生成燃料,直到后来转变成从木质废物从提取纤维乙醇。2006年的三月,考尔投资了麦斯科玛(Mascoma),这是一家用基因技术来操作酵母和梭菌来生产一种酶,这种酶可以将普通的植物糖变成燃料的公司。考尔投资的这家公司已经在合成生物学领域中取得领导地位,同时他也在让麦斯科玛的科学家们加紧进行更多的剪接(cut-and-paste)基因测试。

  麦斯科玛已经通过债务、股本和国家资助筹集了1.2亿美元,但是可能这些投入无法获得可用的、经济的、可行的燃料乙醇。由于科斯拉大部分是用自己的钱,所以他说他有更大的自由度去尝试自己出格的想法:“我经常资助科学实验”。科斯拉曾经支持过别人搞环保水泥,搞无需过滤的海洋海水淡化方法以及一个现在仍处在秘密中的效率接近100%的引擎。“另一位的想法太疯狂了,以至于我一开始就认为可能要失败,”他说。

  杜尔说,“训练一个风险资本家需要付出很高代价,我想大概需要3千万美元。就像坠毁一架F16战斗机一样。但是,损失的钱一份就是一份,你可以通过帮助那些伟大的企业家们建立全球的、经久不衰的企业来获得数倍或者数百倍的回报。”

Advertisements

About Lala

敦行与月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Response to Aileen Lee, Trae Vassallo and Samir Kaul (zt)

  1. Maruko says:

    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