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一下真正的学者:光纤之父

剛奪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光纖之父」高錕,因患上老人癡呆症,已經忘了自己畢生研究、造福世人的光纖科技,其妻黃美芸亦形容患病後的丈夫「不再是以前那個人」。不過,高錕並沒有忘記同行半世紀的愛妻,也惦念其他同病相憐的人,他和太太正考慮將部分獎金捐給香港聖雅各福群會老人中心和美國一個老人癡呆症研究協會。

76歲的高錕與比他小1歲的太太,今年夏天定居美國加州三藩市附近的山景城,過平淡和規律的生活。高錕得獎後,恭賀電話不絕,欲採訪他的傳媒多不勝數。他日前在家中接受三藩市華語電視台訪問,妻子黃美芸溫柔地問他:「你是否光纖之父?」高錕一臉茫然,只是重複道:「光纖……光纖之父。」他看來已忘了自己心愛的尖端科學。

一臉茫然: 光纖……光纖之父

黃美芸不僅是高錕的賢內助,為他照顧兩名子女,也是高錕研究路上的得力助手,是他的第一傾訴對象。如今到了晚年,高錕的老人癡呆症加深,黃美芸要24小時貼身照顧。

2004年,高錕被一起搓麻將的朋友發現他反應變得遲緩,建議他到醫院檢查,才發現與他父親一樣患上老人癡呆症。黃美芸坦言,照顧高錕壓力不小,「因為你知道這個人以前是怎樣,這個病將他改變,以前那個人已經走了,不再在這裏,哭也哭過一段日子,現在習慣了,知道這個人不再是以前那個人」。

向來不善辭令的高錕,近年因小腦萎縮,說話能力更受影響,「我現在不大好……我自己裏面要講出來,很難做」。在旁看丈夫接受訪問的高太連忙替丈夫補充:「很難講出來。」採訪的記者問高錕,妻子盡心照顧他,是否好愛她?高錕說了兩次:「是,她很好的。」回應言簡意賅,盡顯深情。

一定往瑞典領獎

金耀基教授是高錕擔任中文大學校長時的工作伙伴,他在慶賀高錕得諾獎時感慨說,這個獎如果早一年來就好了,暗示高錕如今的身體狀態未能應付領取諾貝爾獎後發表學術演講的傳統要求。不過,黃美芸說,高錕一定會去瑞典領獎,畢竟這是極難得的榮譽;她形容,獲悉得獎後的感覺「就像發夢」。

光纖之父忘了光纖、頂尖科學家變得像小孩子那樣單純,教許多人唏噓不已,但高錕的中學同學李文彬認為,「精明還是癡呆已不重要。他的腦袋已達成造福世人的任務」。他覺得,是上天為高錕安排了一個快樂的晚年,要高錕不用煩惱。
Advertisements

About Lala

敦行与月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