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12月12日, 2004 — 准备回家 (老博客的复活节,骨灰级)

离开家人,朋友, 只身一人来到美国已经快一年半了;真的好想好想回家, 今天, 终于可以了. 12月13日是考试周开始, 可是因为我这学期只选了一门课, 而且回家又真的是好重要好重要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早就和那个满脸堆着笑意的印度老师商量好了, 提前把这个巨头痛的TRANSPORT PHENOMENA的TAKE-HOME搞定.  对了, 就是昨天早上 (周六), 笑盈盈的老教授接过我交的SOLUTION, 还说"HAVE A SAFE TRIP BACK HOME". 呵呵, 心情怎么可以更好呢 ^_^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荷兰二周 (draft老博客,2010.1.17)

来荷兰de两星期培训已经结束了,所谓转瞬即逝应该说的就是我这种状态吧。。。 这次时差我好像调的还是蛮好的,除了1.10号那个周日刚到的那个下午完全的pass out, 以及第二天的早上2点醒来后和DaBB来msn,感觉之后就基本上没有受到时间差的影响,嗯,应该是我的身体更加老当益壮了 。  这次来Delft上这个短期课程(2周)还是挺有意思的:作为一个学过微生物的人,能来到列文胡克曾经工作过的地方Delft上课还是会感觉有点受宠若惊的。班上的同学除了少数几个从美国过来的,大多是欧洲本地的。因为我对狗的热情,我在上课的四周看到了rat terrier (意大利),new founderland (科威特),husky (芬兰),Dane (丹麦,荷兰),Bull Terrier (捷克),Shepherd (德国),还有一些混杂品种的。。。这周除了每天高强度的上课(9AM-6PM),就是课间(牛的是课间居然提供点心和啤酒,搞得我老是拿个酒瓶进课堂听课)和课后和这些同学们海吃海喝,增进国际友谊。老师是TU-Delft在Yeast Physiology (J. Pronk) 和Microbial Fermentation (J. Heinen)方面的几个老学霸,但备课还算是认认真真吧。说实话尽管讲的东西我依稀记着从大学到研究生时都听过,但这样整合一下还是有利于我健忘的脑袋重新function吧。 可能在美国农了太久,来了Delft之后我发现特别喜欢这个university town的感觉。整个城市沟渠遍布,很多人骑车上课上班,尽管是在冬天,大家都带个手套帽子啥的就蹬着两轮子在河边路上飞奔。整个小town里面很多店也是各式各样的(不像通常美国college town都没什么购物的地方除了shopping mal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比我幸福 (draft老博客的复活节)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佛的爱情箴言 (draft老博客的复活节)

一、   石头问:我究竟该找个我爱的人做我的妻子呢?还是该找个爱我的人做我的妻子呢?   佛笑了笑: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就在你自己的心底。   这些年来,能让你爱得死去活来,能让你感觉得到生活充实,能让你挺起胸不断往前走,是你爱的人呢?还是爱你的人呢?   石头也笑了:可是朋友们都劝我找个爱我的女孩做我的妻子?   佛说:真要是那样的话,你的一生就将从此注定碌碌无为!你是习惯在追逐爱情的过程中不断去完善自己的。你不再去追逐一个自己爱的人,你自我完善的脚步也就停滞下来了。   石头抢过了佛的话:那我要是追到了我爱的人呢?会不会就……   佛说:因为她是你最爱的人,让她活得幸福和快乐被你视作是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所以,你还会为了她生活得更加幸福和快乐而不断努力。幸福和快乐是没有极限,所以你的努力也将没有极限,绝不会停止。   石头说:那我活的岂不是很辛苦?   佛说: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自己辛苦吗?   石头摇了摇头,又笑了。   二、   石头问:既然这样,那么是不是要善待一下爱我的人呢?   佛摇了摇头,说:你需要你爱的人善待你吗?   石头苦笑了一下:我想我不需要。   佛说:说说你的原因。   石头说:我对爱情的要求较为苛刻,那就是我不需要这里面夹杂着同情夹杂着怜悯,我要求她是发自内心的爱我的,同情怜悯宽容和忍让虽然也是一种爱,尽管也会给人带来某种意义上的幸福,但它却是我深恶痛绝,如果她对我的爱夹杂着这些,那么我宁愿她不要理睬我,又或者直接拒绝我的爱意,在我还来得及退出来的时候,因为感情是只能越陷越深的,绝望远比希望来的实在一些,因为绝望的痛是一剎那的,而希望的痛则是无限期的。   佛笑了:很好,你已经说出了答案!   三、   石头问:为什么我以前爱着一个女孩时,她在我眼中是最美丽的?而现在我爱着一个女孩,我却常常会发现长得比她漂亮的女孩呢?   佛问:你敢肯定你是真的那么爱她,在这世界上你是爱她最深的人吗?   石头毫不犹豫地说:那当然!   佛说:恭喜。你对她的爱是成熟、理智、真诚而深切的。   石头有些惊讶:哦?   佛又继续说:她不是这世间最美的,甚至在你那么爱她的时候,你都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但你还是那么地爱着她,因为你爱的不只是她的青春靓丽,要知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但你对她的爱恋已经超越了这些表面的东西,也就超越了岁月。你爱的是她整个的人,主要是她的独一无二的内心。   石头忍不住说:是的,我的确很爱她的清纯善良,疼惜她的孩子气。   佛笑了笑:时间的任何考验对你的爱恋来说算不得什么。   四、   石头问:为什么后来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反倒没有了以前的那些激情,更多的是一种相互依赖?   佛说:那是因为你的心里已经潜移默化中将爱情转变为了亲情…   石头摸了摸脑袋:亲情?   佛继续说:当爱情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为亲情的,你会逐渐将她看作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这样你就会多了一些宽容和谅解,也只有亲情才是你从诞生伊始上天就安排好的,也是你别无选择的,所以你后来做的,只能是去适应你的亲情,无论你出生多么高贵,你都要不讲任何条件的接受他们,并且对他们负责对他们好。   石头想了想,点头说道:亲情的确是这样的。   佛笑了笑:爱是因为相互欣赏而开始的,因为心动而相恋,因为互相离不开而结婚,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宽容、谅解、习惯和适应才会携手一生的。   石头沉默了:原来爱情也是一种宿命。   五、   石头问: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像我这样的一个人这样辛苦地去爱一个人。是否值得呢?   佛说:你自己认为呢?   石头想了想,无言以对。   佛也沉默了一阵,终于他又开了口:路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就不能怨天尤人,你只能无怨无悔。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时一日累积生生世世 (伊能静) (draft老博客集体复活)

很多时候,自己会突然渴望安静。那一种安静像夏日午后跌入深深冰凉的海里,缓缓而凝重地下沉,然后终于“咚”的一声,深眠于软沙之上。   每当自己在这喧腾浮华的工作里,忽然变得轻浮急躁时,我便会要回到自己小小的工作室里,打开窗户纳风入屋,找回安静切切自省。那时一股渴望安静的力量,便会由丹田上升,然后下降。   当呼吸调匀,我总是想起佛语《心经》中的起首“观自在……照见五蕴皆空,则心无罣碍,故无有恐怖。”先知早已告诉我们越是繁华的生活后,我们便将越发空虚,但无奈的是我却舍不得放下这片虚荣。可是我心底也有朴实单纯的渴望,我的内在如此矛盾却因而让我明白,我的灵魂一直是因贪恋而努力向上,却也因自省而羞惭。   于是我总是要提醒自己,春夏后必有秋冬,新蕊后必定枯萎。人的一生既长且短,若不是借着记忆与书写,我将会变成一个如何世俗的俗人?   我不介意这个世界如何看待我,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伟人,这些娱乐性的评价终会过去。但我更明白我的心底有一种深沉的力量,其实是这个浅层世界不会想要知道的。我紧紧地守着这一道防线,不让任何人进来。我为自己书写。并且一直相信着我深爱的文人曾说过的话,一个文字书写者的信仰便是“我写故我在”。   “我写故我在”……   一日一日生命积累,一时一刻我们欢喜悲哀。因为一分一秒时间在过去,所以我们渴求永恒。爱情、亲情、友情、青春、容貌、身体、荣耀……正因为在生命的底层里我们知道这一切终会过去,所以我们才会卑微地牵起一个爱人的手,并且深深相信这一份平庸,正是抵抗老去、死亡及消失的力量。我们以爱做信仰,相信有了爱与自省,人才能真正生生世世地久天长。   有一天当这个世界不再是这个世界时,我会庆幸上天曾给我书写的能力,并以文字来记下人类这份生的卑微与爱的庞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你的信(伊能静) (draft老博客的复活节,因为space要关闭)

  在风雨飘摇的夜里回到台北,霓虹模糊在滂沱大雨里。冷冷的五月梅雨季节,我的手脚冰冷,血液无法循环到神经末梢。很久没回到这里了,也不思念,因为害怕。害怕自己最爱的地方,总是会为自己带来震荡,这震荡包括你,包括你在这个城市里。   但偏偏回到温暖的屋子里,却收到你没有署名的信。   是一个展览的邀请卡,你什么也没写,只让我去看石头、看石雕。   为什么还要写信来呢?我还处在尝试遗忘你的过程中。你曾说你不喜欢牵绊,要我靠自己好生好长;你也说过“最好的老师是无师”,所以你不愿意给我任何的生长方式。但在我的生命里,你早就越过这些语言文字的意义。你存在着,我的说话、思考、阅读,所有所有都被你影响着,已经拿不走,你存在太久。   我说要爱你,但又想忘记你,你是惟一一个让我随时想掉泪的人。   你怎么可以把你放进我的生命里,然后又拿走,还告诉我,你根本没来过?因为这么在乎你,我握着信的手都在颤抖,我已经鼓起勇气告别了你,想着从此自己要好好地活下去。告别你的数个月里,我曾后悔、庆幸,后悔、庆幸,反反复复,你却忽然若无其事地寄信给我。三块五毛的邮票静默无声贴在纸面上,黑色的邮戳印着日期,还有你的字,整齐地写着我的地址,然而打开却没有其他任何的话语,只是一张邀请卡。邀请卡的封面是一个穿黑衣的女人,在乳白的天和暗红的底里,侧着脸抱着花,像我对你哀伤而卑微的爱情。黑衣女人没有画嘴,我也对你无言,还能说什么?这一生我已经注定输给你,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我心服口服。   我会去看展览,还有十多天的展期,我会去,我会去。虽然我不会告诉你,但我相信你知道我会去,为了你,我会去。然后也许我会再重新来一次,重新告别你,重新回到反反复复的不舍里,直到你再寄来下一封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The World Cup, 2006 (一篇draft老博客的复合)

世界杯小组赛的第二轮已经开打了,我却还终于没有动力来拿起笔去记录发生在6个小时之外的地方上的那些精彩。对于自己的blog,现在似乎已经习惯了不去修理,只是偶尔去懒懒地添一些照片,或者贴一些别人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生活中太充实太忙了,还是自己受困于这无所不能的生活?   我也是好久不看足球了,准确地说,是到了美国这块贫瘠的土地之后,也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看过,从2003 到现在。原因是地球人都知道的,这儿的足球是菱型的,这儿的比赛也动不动就被称作 world series 。。。   可在这个2006的夏天,暖暖的明亮的空气开始弥漫出一种愈来愈浓的气息,全世界都为之加速的心跳,兴奋的人群,在各个角落,流动着,尖叫着,挥舞着。所以我不可避免的被感染,恶化,直入膏肓;尽管我却是那么的心甘情愿。   阿根廷队还是有那么多的天才坐在板凳上,老马居然减肥成功了(他的女儿也已经落落大方了^_^),小丑埃玛尔上场了一分钟,Crespo也成功地接过了巴蒂的枪,一点不含糊地很man地表现着阿根廷9号的特质。惊讶的是科特迪瓦居然一点都不怵阿根廷,整场比赛对攻,攻防转换之快,让许久不看球,又一直自己闭门踢球的我合不拢嘴。几乎各个队都有个人能力极度出众的球员,德罗巴,罗本,萨维奥拉,等等等等。我立马变成一个与中国男足水平成正比的第三世界国家里出来的伪球迷,只能咧吧着嘴呵呵的傻笑。。。海蓝色的意大利坚固防守依旧,球员俊美依旧,不同的是以往不堪的进攻现在简直直逼捷克,连同依稀认识的短发的罗马王子,与一帮我数不上名字的新球员把加纳冲得七零八落。   可是刚才戴星跟我说,你老啦。我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