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釀—無蝶與梭羅 (劉峯松)

植物學家告訴我們,世界上不會有兩片完全相同的
葉子,無蝶是無蝶,梭羅是梭羅;橋歸橋,路歸路,都
有各自的人生機運,彼此根本風馬牛不相干。不過松葉
與松葉之間雖有小異,卻沒有人會把松葉誤為楓葉;聖
人與聖人之間容有不同,也沒有人會把聖人與俗人相
混。在筆者來,無蝶與梭羅是同類型的人,他們的世界
是同一個世界,不會與其他的類型、其他的世界相混。
無蝶與梭羅何其神似,他們世界何其巧合,現在筆
者要快速地把它勾勒出來。
關於他們對住家環境的描述:
無蝶…「除了沒有櫻花,無蝶庵幾乎什麼花都有,
一年四季輪流開著不同的花,從球根的鬱金香、水仙、
菖莆到牡丹、紫陽花都有。至於灌木的山茶花則沿著南
面的竹籬笆種植:千兩、更紗滿天星、杓藥、楠石、連
翹、杜鵑、大麗花則與梅樹分立於庭內。另外,還有柚子樹、柑橘、夏樁樹、松樹、伽儸等等。」
梭羅…「我的小木屋位於山側,離湖邊只有咫尺之
遙,四周環繞著蒼松翠柏,景觀煞是動人。我在屋前的
那片空地滿植了各式果樹和觀賞類植物,從櫻桃、草
莓、藍莓,到常青樹一應俱全;到了秋高氣爽之時,滿
地都是掉落的果實。」(兩人都生活在樹木蒼鬱、花草遍佈的伊甸園)

關於他們強調生活簡單、自給自足的重要:
無蝶…「一生奉行左翼思想的外子,認為人最理想
的生活方式,是打破生產、運通和消費絕對分離的界
線,用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運作,讓人的創作力在自
然環境中解放出來。」
梭羅…「許多人信仰宗教是為了要達到天人合一的
境界,但若不能生活得簡單而有尊嚴,甚至甘心做物質
生活的奴隸,那奢談心靈改造豈非緣木求魚?」「如果
真能領悟到『生活簡單就是美』,那就不枉此生了。」
(採行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生活簡單才得以
進行心靈改造,也才會有如泉湧般的創作力)
關於他們鄙視「美食」、主張粗食主義:
無蝶…「號稱『美食』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對健康
有益的。」「無蝶所強調的是保持原汁原味的新鮮青
菜、芋頭、地瓜、豆腐、鮮魚或盡量不濫用抗生素刺激
成長的養豬等,經過自家調理烹飪的天然未加工的食
物。」「過著半自給自足生活的無蝶夫婦,雖然無法什
麼樣樣自己生產,但堅持不吃添加食品是我們的原
則。」
梭羅…「我發覺這個小鎮的農作物越來越沒有特
色,幾乎每件產品都是經過加工的,因為人們迷信於所
謂的『精緻食物』。」「我也不想當苦行憎,只是覺得
來頓『滿漢全席』的結果,可能便宜了胃裡的寄生蟲,因為我們根本消化不了。」「不過根據我在這兩年多的
經驗,要保住一定的元氣與體力並不需要大吃大喝,重
點是要吃得簡單,但又能吃出營養,而不是吃出問
題。」

關於他們對「逃避文明」的說法:
無蝶…「四周的環境,除了南邊的大片森林,就是
市役所的停車場,不與人為鄰的遺世獨立環境,讓居於
其中的人自然有一種『孤高』。棄世、遁世的外子,現
在想追求的正是遺世的孤高吧!」「無蝶流的自給自足
生活,對某些過慣都市生活的人,也許是一椿不可思議
的天方夜譚,但這樣的生活在五、六十年前的台灣及日
本都曾普遍地實行著。回想起來,我們生活環境實在變
化太快了!」
梭羅…「我在位於麻省康克德市的華登湖湖畔,替
自己蓋了一間小木屋,左鄰右舍都遠在幾哩之遙,三餐
都得用最原始的方式解決。在那裏整整隱居了兩年兩個
月後才『還俗』,重投文明的懷抱。」「不過我們所看
見的只是一個新科的『文明奴隸』,因為他無限上綱的
放縱一已的物慾,到最後當然是越陷越深啦。」「生活
簡單看似簡單,但文明的惡果卻是無所不在的,因為人
人都在競爭奢華。」
(棄世、遁世,其實就是拒絕現代文明,寧可把時間
停格在過去)

關於勞動的提倡及意外的發現:
無蝶――「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家三口(還有一隻
拉不拉多犬SAKURA)的新生活運動,在豪宅裡開始了不可
思議的『勞動改造』。去年夏天,光是庭院裡的拔草運
動,就發動了五、六次,兩個人曬得黑皮又黑皮!外子
常說:『拔草是一種哲學,看似無意義的勞動,但人因為身體的勞動,能夠得到創作的靈感及自信。』」「拔
草除了會發現各種無蝶庵的居民,以手指碰泥土及露水
時,人會有一種『接近上帝』的喜悅。一旦拔太久了,
站起來伸個懶腰時,總是會對眼前的庭園有些新發現,
不是看見宛若蘭花的小野花盛開,就是看到含苞芍藥正
要綻開的嬌羞模樣。」
梭羅――「湖濱小屋的旁邊還有十餘畝良田,只長
了一些松樹和核桃樹,實在太可惜了。反正閒著也是閒
著,我開始在上面種植一些菜豆、馬鈴薯、玉米,以及
蘿蔔之類的農作物。」「日出而作雖然辛苦了一點,然
而捱到烈日當空之時就更不好受,腳底都快脫一層皮
了。」「可不是嗎?每天在林間幹活時,往遠處可眺望
四邊的美景,近處則可觀賞松樹與核桃樹的成長與茁
壯。由於時值冬春交替之際,湖水的薄冰尚未融去,象
徵著寒冬的威力無遠弗屆;然而每天收工回家時,在濛
濛大地中的早春氣息卻無所不在,連雲雀與京燕都迫不
及待的飛出來報喜。」
(他們奉勞動為神聖,而一個累了伸個懶腰時,發現
眼前小野花盛開;一個收工回家時,注意到早春的氣息
無所不在)

關於對原住民的研究與關懷:
無蝶――「這座取名『無蝶庵』的豪宅內,除了住
著兩個人及一隻狗,還收藏著超過一萬冊的台灣史
料。」「曾深入原住民部落進行田野調查的無蝶認為,
重新恢復原住民舊有的精神世界及倫理觀,不但有助於
恢復原住民的自信,同時也足以戳破日本至今還在製造
『愛國心』神話。」「接下來的計畫還要寫第三卷、第
四卷原住民研究,說不定還會有第五及第六卷的出
版。」「至今仍堅持反體制’
反天皇的研究態度的無蝶常說:『我想我上輩子大概是
在霧社事件中蜂起的莫那魯道吧!』
梭羅――「把日記從為書籍和演說做記錄的小冊子
擴充為獨立的文學作品,增加閱讀自然史和有關美洲印
第安人的書籍,一八四八至一八六一年間,從有關印第
安人的書籍中記下了近千頁的筆記和引語。在房屋的閣
樓小間裡,收藏了幾百件植物樣本以及幾百個箭頭和其
他印地安人製作的工藝品。」(見同書梭羅年表1850年33
歲)「病逝前最能聽得清楚的話是『麋鹿』和『印地安
人』(見同書梭羅年表1862年45歲)
(他們喜愛閱讀,又不約而同投入原住民的關懷與研
究,其人道精神如出一源,令人動容)

以上是從「無蝶的世界」與「湖濱散記」中略加對
照後找出的相同點,筆者一方面引用其中文字,原汁原
味呈現出來;一放面稍加歸納詮釋,以便於理解。從同一類型、活在同一世界的觀點來看,無蝶就是梭囉,梭
羅就是無蝶;雖然相隔一六○年,一為白種的美國人,
一為黃種的日本人,卻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人間寶貝。當
然同中有異,也可一一分辨,包括:他們隱居時年齡不
同、隱居時間長短不同、作品自撰或他撰不同、隱居地
點不同、房屋不同、婚姻狀況不同、養狗與否不同、饅
頭麵包有無發酵不同、職業不同……,但這些都已無關
宏旨。
現在文明的惡勢力像與日俱增的黑雲,早已籠罩全
球好幾個世紀了,看起來世界已經永遠沒有放晴的可
能;大勢所趨,任何人想要抗拒,似乎都無能為力。不
過無蝶與梭羅卻像兩顆晶亮的小珠子,在不同的時空中
互相輝映;即黑雲密佈的烏鴉鴉球體中,先後閃爍著兩
道小白光,應該還可以有指引的作用。人類因它的出現
與存在,就必然可以懷抱著無窮無限的希望。感謝無蝶
與梭羅給我們的啟示,筆者不禁要為之號啕起來。

Advertisements

About Lala

敦行与月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