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Conformity and Originality 手,眼和心

最近甚为闲暇,于是可以有时间阅读,大脑可以思考一些问题。 在俩个小孩的教育过程中,逐渐发现以下的约定俗成: 1. 手,眼和心 眼睛里面看到的,就会用手去触摸。see and touch.   在这个过程中,就产生了下一个动作,模仿,imitate。模仿似乎是一种天性。这个过程极为重要,因为培养了观察力,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MIT 的校训是Mens et Manus (in Latin),Mind and Hand. 我加一个,See, Mind, and Hand. 小孩的教育成长过程中,这三点必须做好(学校的选择和家庭的引导)。 2. Conformity and Originality 小孩爱玩是一种天性。在玩的过程中,大人开始施加约束力。这个约束力的前提,是大人的经验和潜意识。 比如,我在约束的时候,只放最宽的那一条,就是safety.  这样放宽之后,小孩想怎么玩怎么玩,想玩多久玩多久,直到累了没兴趣了。家长在旁边,可以适当指导。 但妈妈不同,妈妈说,不许玩沙沙,不许挖土,不许踩水,因为会弄脏衣服洗半天。这样的restriction愈加愈多之后,玩就变得乏味。小孩自然而然的就习惯不这样玩了。 这就是conformity.  Conformity是很微妙的东西,因为as a human being, you need to conform to physical law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手釀—無蝶與梭羅 (劉峯松)

植物學家告訴我們,世界上不會有兩片完全相同的 葉子,無蝶是無蝶,梭羅是梭羅;橋歸橋,路歸路,都 有各自的人生機運,彼此根本風馬牛不相干。不過松葉 與松葉之間雖有小異,卻沒有人會把松葉誤為楓葉;聖 人與聖人之間容有不同,也沒有人會把聖人與俗人相 混。在筆者來,無蝶與梭羅是同類型的人,他們的世界 是同一個世界,不會與其他的類型、其他的世界相混。 無蝶與梭羅何其神似,他們世界何其巧合,現在筆 者要快速地把它勾勒出來。 關於他們對住家環境的描述: 無蝶…「除了沒有櫻花,無蝶庵幾乎什麼花都有, 一年四季輪流開著不同的花,從球根的鬱金香、水仙、 菖莆到牡丹、紫陽花都有。至於灌木的山茶花則沿著南 面的竹籬笆種植:千兩、更紗滿天星、杓藥、楠石、連 翹、杜鵑、大麗花則與梅樹分立於庭內。另外,還有柚子樹、柑橘、夏樁樹、松樹、伽儸等等。」 梭羅…「我的小木屋位於山側,離湖邊只有咫尺之 遙,四周環繞著蒼松翠柏,景觀煞是動人。我在屋前的 那片空地滿植了各式果樹和觀賞類植物,從櫻桃、草 莓、藍莓,到常青樹一應俱全;到了秋高氣爽之時,滿 地都是掉落的果實。」(兩人都生活在樹木蒼鬱、花草遍佈的伊甸園) 關於他們強調生活簡單、自給自足的重要: 無蝶…「一生奉行左翼思想的外子,認為人最理想 的生活方式,是打破生產、運通和消費絕對分離的界 線,用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運作,讓人的創作力在自 然環境中解放出來。」 梭羅…「許多人信仰宗教是為了要達到天人合一的 境界,但若不能生活得簡單而有尊嚴,甚至甘心做物質 生活的奴隸,那奢談心靈改造豈非緣木求魚?」「如果 真能領悟到『生活簡單就是美』,那就不枉此生了。」 (採行原住民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生活簡單才得以 進行心靈改造,也才會有如泉湧般的創作力) 關於他們鄙視「美食」、主張粗食主義: 無蝶…「號稱『美食』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對健康 有益的。」「無蝶所強調的是保持原汁原味的新鮮青 菜、芋頭、地瓜、豆腐、鮮魚或盡量不濫用抗生素刺激 成長的養豬等,經過自家調理烹飪的天然未加工的食 物。」「過著半自給自足生活的無蝶夫婦,雖然無法什 麼樣樣自己生產,但堅持不吃添加食品是我們的原 則。」 梭羅…「我發覺這個小鎮的農作物越來越沒有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SONY

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hinaman’s Chance

Francis Bret Harte. 1839–1902 200. Plain Language from Truthful James Table Mountain, 1870 WHICH I wish to remark,   And my language is plain, That for ways that are dark   And for tricks that are vain, The heathen Chinee is peculiar,          5    Whic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治学方法

讲做学问的道理是极为简单的事。并非做学问简单,而是讲道理简单。几千年前的书里就有不少讲这些道理的话。《论语》中说“学而不思则罔, 思而不学则殆。”做学生最重要的是“思”——批判式地思考, 否周就迷“罔”了, 迷失方向, 对全局认识不清, 学了一大堆东西整不出条理来。如果“思而不学”关起门来做学问,不去了解具体情况和具体问题;搞物理的只做理论, 不做实验, 不着实验结果;搞天文的只坐在屋子里, 说宇宙是怎样起源的;那就“殆”,必然走入死胡同。说到宇宙论, 研究天文学主要是观察星系的分布及运行, 因为这是看得见的。我们要把这些现象加以分析, 而不是单纯从理论出发。宇宙论和天体物理是不同的两种学科。天体物理研究的是一个一个星系的结构、分布、运行, 有如实验室的工作,是能够把许许多多实验观摩结果间提出的理论进行对照的, 宇宙只有一个,可以与有关的各种理论进行比较。而说到宇宙的起源如何如何就很难(或无法)讨论, 搞宇宙论的人往往有“思而不学”的毛病。他坐在屋里想, 想出一个很整齐的宇宙数学模型, 但并没有去观测宇宙。另一个搞宇宙论的又另外想出了一个数学模型, 于是就引起许多争论。这种讨论就犯“思而不学”的毛病。思而不学, 闭门造车,最后就要走到死胡同去。理论脱离实际的现象,在做高深的理论研究时是经常发生的。有人做了很久的研究工作, 结果发现与实际观测不符,这就很可惜了。 中国有一句老话“教学相长”。把知识很快教给年轻一代, 让我们知道什么对,什么不对,这样做会对年轻人有所启发,并激励他们产生新思想。我对中国科学院最大的一个批评是,科学院的研究员中教学的太少。做研究的不免钻入自己专业的一条路里,就把整体现丢掉了。教学, 就要教整体。所以为了教学, 就会对学问整体做一番估价, 也就自然了解自己研究的题目在整体中占什么地位, 就自然会思考自己研究的结果会起什么作用,而这些, 都是做学问时要极为重视的。教学中发现了没有解决的问题, 教师在以后的研究中必须去思考。 我一贯主张教研合一。学、教、研是连在一起的。中国有一句话:“活到老, 学到老”。教师也应不断学习的。 做研究工作有三步:第一,形成一个问题,找到主要的争端、讨论的焦点在哪里,这是最难的一步;第二,解决问题,这是比较容易的;第三,解释你所得结果有什么意义,也就是你做的学问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有了这一步,然后才有下一步,学问才可以继续做下去。如果不是这样,只做题目,象做习题一样,做完交给老师就完了;或者随便选个题目,写篇文章,在杂志上登出来就完了;这对发展科学的作用是很有限的。做题目之前应仔细思考为什么做这个题目,(自然不是完全清楚的,否则不是研究项目了), 做完之后,还可以根据情况修改所选的题目再做,这样重复往返,结果会更有意义。 我搞应用数学,我们研究运用数学的方法,知道它决不只是一些具体的算法。只会算一点题目,那只是雕虫小技,当然这种雕虫小技也是非会不可的。我们可以统计学为例说明这一点,在统计学中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计算,而是决定收集什么数据,这必须事先计划好。如果收集数据的方式不对,分析计算方法再好也得不出好结论。如果收集数据的方式对头,方法尽管粗一点,得出的结论也是大体正确的。 所以,做学问要注意上述三个阶段:问题的形成,问题的解决,对结论的意义做出解释。这三者应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 我在美国看到许多中国学者,作研究人员的和当研究生的,其中不少的人把解决问题当作研究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而对问题为什么提出,对得出的结果有何意义,下一步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很好考虑。有人告诉我说:有一名中国研究生考到了一位有名的教授、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门下,博士预考得了第一名。于是,学生在家里等教授给研究题目,教授在家里等学生提研究题目。三个月过后,学生沉不住气去问导师。教授说,我在等你自己提出题目呀,你对什么有兴趣,你要研究什么?学生膛目不知所答。过了一周,学生提不出课题。教授说:“你去找别的导师吧,我这里的学生都是已经对物理产生了兴趣的人。”由于看法不同,你们也许会觉得这位教授的要求不合理,但美国学者多数认为能提出问题的学生才是真有出息的。 做学间,有无自发性,有无独创见解,这是关键。如果研究生只会做技术性工作的这一部分,而对于为什么提出问题,做出的结果有什么意义没有学到,那就没有学到真正的学问。如果你到了一个地方,一位教授给你一个题目,你做出来了,但不知为什么做,也不知做出来有什么用,结果是替别人做了工作,自己的收获却很有限。 当然,我说的研究工作的三步,是理想情况,美国的研究生也不一定都能圆满地做到这三步。 当你离开学校到了科研单位,就会发现做研究工作的第一步和第三步十分重要。试想,如果大家全都无目的地做学问,科学技术、工业农业能不能发展? 从科学研究到工业生产的发展要布五步:纯粹科学——应用科学——工程设计——工艺发展——工业生产。纯悴科学研究距离生产实用很远,对社会的贡献要着眼于长远效果。不懂得爱因斯坦方程(E=mc2)决不会发展原子能,但有了爱因斯坦方程,又要前进很多步,才谈得上发展原子能。 必须加强做学问的目的性。不能沾沾自喜于自己题目做得很妙,很有意思,而全然不顾这一结果有何意义。无目的地追求科学是很不妥当的,效率也是很低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伊藤忠兵卫 – ITOCHU的实业之路

身处近代化日本的开端,第一代伊藤忠兵卫果断实行了各种新的突破。例如在大阪的“红忠”开业之际同时制定店规,力图实现经营的合理化和组织化。 店规以明文方式规定了店员的义务与权利,并明确地记载了“利润三分主义”的内容。导入会议制度、招收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毕业生,或利用保险制度、不断实行在当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改革,令墨守成规的商界同仁惊讶不已。 像硬币的正反面一样,第一代伊藤忠兵卫在贯彻经营理念的同时,始终恪守佛教的慈悲精神。忠兵卫遵信“买卖即是佛业” 的理念,并令店员贯彻执行。可以说作为近江商人特点的“对卖方有利,对买方有利,对社会有利”的“对三方有利”原则和“买卖骗人不得”的严格商训就是从那 时开始形成的。 忠兵卫对待店员也同样以慈悲之心相待。比起主从关系,他更喜欢像个大家庭一样,或是以共同经营者的身份和员工相处。 比如说每月逢1、6的日子店里都举办由全体员工参加的鸡素烧聚会。每月6次,被称为“一六”活动。在鸡素烧聚会上忠兵卫与店员同席而坐把酒交盏,大家可以不受礼节的约束。 伊藤线店开业时(1893年)的情景 此外,忠兵卫还通过组织店员观看舞台表演和相扑、纳凉泛舟等领先时代的娱乐消遣活动,慰劳店员。忠兵卫的这种姿态无形之中提升了员工们的工作热情与凝聚力,也为提高业绩带来了良好的影响。 第一代伊藤忠兵卫的虔诚的信仰心,是当年出走行商下九州之时,受到了在福冈的真宗西本愿寺派的古寺–万行寺住持高僧七里和上的亲授教诲,这成为今后忠兵卫经营理念的基础。 革新和慈悲。看上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要素,但是贯穿着第一代伊藤忠兵卫一生、成为其实现伟绩的原动力。 回顾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一生可以发现,他具备了作为企业家、作为一个人取得成功所需的基本资质,即“合理主义精神”与“果断的决策能力”。 有一个讲述第二代伊藤忠兵卫“合理主义”的有趣故事。那是他年仅17岁时袭承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名号,进入伊藤总店 后不久的事。就是为拜访大阪市内的各大客户,忠兵卫向经理提出了以自行车代步的建议。当时是明治30年,(1897年)自行车还尚未普及,店内也没有一个 人会骑车。忠兵卫亲自担任“教官”对店员进行“自行车培训”。结果据说,每天拜访的客户数目大幅增加。 另外,为了使店铺的组织结构能更现代化,忠兵卫多次对店规进行了修改,当时罕见地雇佣了多位学校毕业生作为员工也是 他「合理主义精神」的表现。并且,跳过外国商馆中介进行直接交易,并开始涉足机械、钢铁等非纺织产品行业。他的这种“合理主义精神”除了自身的天赋还由于 加上他留学英国的磨练。而能将这种“合理主义精神”体现在经营管理上,则是忠兵卫所具备的另一项素质-“果断的决策能力”。 日本最早的钢筋混凝土仓库建成完工 (1913年) 现代设施完备的总店建成完工 (1915年) 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果断决策力,每当直面危机时,都会显出惊人的效果。大正 9年(1920年)的金融恐慌致使公司陷入经营困境之际,忠兵卫以“该弯则屈,才能该伸则展”的哲学,果敢的进行了大胆的事业规模缩小,经营改革,度过了 这个前所未有的难关。当时新组建的经营管理层,包括忠兵卫在内平均年龄仅35岁,俨然现代风险企业的经营体制。 二战开始后国家的统制变得严格,使得忠兵卫自由主义、国际化的经营理念难以充分发挥,他也逐渐远离经营第一线。但依 然在业界作为领袖人物,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经他一手培育的组织体系,也坚实的扎根,成长,发展成为今日的伊藤忠商事。“人可造就组织,而组织又可培育 人”,第二代伊藤忠兵卫的经营哲学以及他的精神仍旧在现在的伊藤忠商事,以及其他曾经接受过忠兵卫教诲的众多经营者之中流传。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走开

米总在我们的生活里的时间长的觉得是一辈子的事情了,今天去三藩旁边山上去送她去,我基本上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 回到家里,听见隔壁的狗叫,走到洗衣房里,吃饭时数着嘴巴里吐出来的排骨头,洗碗时倒掉剩下的饭,才知道,米总走了。我不知道这次我会想她多久。。。 我心里总希望她的新主人让她每天能更happY,我也想她知道我们爱她胜过一切! 爱你米总 <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远离理想 de Jacques Monod

这两天闲的没事看genentech的startup history, really a fascinating story with so many talented minds around the man who made it a reality – bob swanson. 看的越多,陷进去的越深。 慢慢的去想modern biotechnology的发展,recombinant DNA technology, understandings on mechanisms of gene expression, 越觉得自己选择的路,似乎离science越走越远。 偶然看到Jacques Monod在1966年的一段访谈,his analogy on cell facto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merican the Beautiful

这来美第10个年头了,第一次联想到美国为什么不叫啊美利国,而叫美国。 O beautiful for spacious skies, For amber waves of grain, For purple mountain majesties Above the fruited plain! America! America! God shed His grace on thee, And crown thy good with brotherhood From sea to shining sea! O beautifu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Eight Years Ago

八年前, 你们在机场的眼泪, 我还记得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